February 29, 2016

淮南秋雨夜

結合前兩句詩,脫胎於屈原《九歌》"風颯颯兮木蕭蕭”和漢武帝《秋風辭》"秋風起兮白雲飛,草木黃落兮雁南歸”。而可以與這兩句詩合參的有韋應物的《聞雁》詩:"故園渺何處?歸思方悠哉。高齋聞雁來。”但韋詩是以我感物,以情會景,先寫"歸思”,後寫"聞雁”。

沈德潛在《唐詩別裁集》中指出,這樣寫,"其情自深”,如果"倒轉說”,就成了一般人都寫得出的普通作品了。這首《秋風引》前兩句所寫的秋風始至、鴻雁南來,正是韋詩後兩句的內容,恰恰是把韋詩倒轉過來說的。它是遠處落想,空際運筆,從聞雁思歸之人的對面寫起,就秋風送雁構思造境。至於韋詩前兩句的內容,是留到篇末再寫的。

  "朝來入庭樹,孤客最先聞”,把筆觸從秋空中的"雁群”移向地面上的"庭樹”,再集中到獨在異鄉、"歸思方悠哉”的"楚客”,由遠而近,步步換景。"朝來”句既承接首句的"秋風至”,又承接次句的"蕭蕭”聲,不是回答又似回答了篇端的發問。它說明秋風的來去雖然無處可尋,卻又附著它物而隨處存在,此刻風動庭樹,木葉蕭蕭,則無形的秋風分明已經近在庭院、來到耳邊了。

  "孤客最先聞”詩寫到這裏,寫足了作為詩題的"秋風”,詩中之人還沒有露面,景中之情還沒有點出。"孤客最先聞。”才畫龍點睛,說秋風已為"孤客”所"聞”。這裏,如果聯繫作者的另一首《始聞秋風》詩,其中"五夜颼飗枕前覺,一年顏狀鏡中來”兩句,倒可以作"聞”的補充說明。當然,作為"孤客”,他不僅會因顏狀改變而為歲月流逝興悲,其羈旅之情和思歸之心更是可想而知的。

  這首詩主要要表達的,其實正是這羈旅之情和思歸之心,但妙在不從正面著筆,始終只就秋風做文章,在篇末雖然推出了"孤客”,也只寫到他"聞”秋風而止。至於他的旅情歸思是以"最先”兩字來暗示的。如照說,秋風吹到庭樹,每個人都可以同時聽到,不應當有先後之分。而惟獨孤客"最先”聽到,可以想見,他對時序、物候有特殊的敏感。而他如此敏感的原因。這就是對"最先聞”的解釋。這些評語都稱讚這一結句曲折見意,含蓄不盡,為讀者留有可尋味的深度。從全詩看來,卻必須說"不可聞”,才與它的蒼涼慷慨的意境、高亢勁健的風格相融浹。兩個結句,內容相似,一用曲筆,一用直筆,卻各盡其妙。對照之下,可悟詩法。

  這首詩借景抒情,主要表達的其實是這羈旅之情和思歸之心,它說明秋風的來去雖然無處可尋,卻又附著它物隨處存在,風吹樹動,蕭蕭木葉,那無形的秋風分明已經近在庭院、來到耳邊了。

Posted by: skbtay at 07:36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7 words, total size 3 kb.

<< Page 1 of 1 >>
10kb generated in CPU 0.02, elapsed 0.0386 seconds.
32 queries taking 0.0305 seconds, 60 records returned.
Powered by Minx 1.1.6c-pink.